Ba七

:)

何時:

排这篇文章

没有底线的玩笑好笑吗?

在创作的时候,我们都是包含着爱意的,更何况这是同人创作,也就是靠爱发电的,不以金钱回报为目的的,所以不管是文还是图我们都是能从字里行间和画面里体会到作者的心意的。单图画面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有故事情节的漫画作品了。

我说的所谓“爱意”并不是水平要有多高,或者不能虐,不能ooc。这是一种很显然的事。我们不妨将一个角色当成活生生的人: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对他是有怜爱之情的,希望他能好,能幸福能快乐,这个很好理解吧。再加上一个创作的条件,也就是说,即使你创造了一个“虐”的故事,你希望角色其中有所成长,故事对他对你都有所意义,这种创作的心血就是“爱意”了。所以,画得好不好写得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爱不爱。

另外关于ooc,其实同人创作都是一个“原创”的过程,我相信只要是吃同人粮的,只要角色的人设改动不要巨大,大家对这个的要求并不严格,一个角色有很多标签,将他身上某一个标签放大是不会有大崩坏的。我们常说的“ooc”其实是指两种情况,1随便贴给这个角色某个本不属于他的标签,人设都变了,也就是ooc了。2则是“动机不够”,即在你的作品里,角色的下一步行动,没有足够的动机去支持,“以他的性格,在那样的情况下,会去怎么做?”这是一个我时常思考的问题。

但是这些其实都是排在我上一段话之后的,毕竟同人创作是讲“爱意”的,技巧都是其次,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相当一部分日本太太的画很“ooc”但读者还是很喜欢,因为她们的作品极其可爱,那是一种溢出纸张的爱意,在这份感情之下其他都无所谓。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的事情我很生气。

因为那位太太把角色当成一种工具,为了表达这是沙雕,这很好笑,然而这好笑吗?对角色完全的侮辱又好笑在哪里呢?两对cp四个角色,咱们具体事件具体分析。

1死侍是有自愈因子,但他每时每刻可以感受到痛苦,当在电影中他不停自杀的时候,他的心是比肉体更痛的,是痛到愿意不停去死的。在那位太太的漫画里,死侍的头仿佛是p上去的瞬间长出来,众所周知,死侍的再生并没有那么快,他慢慢长出来,慢慢继续痛苦下去。
2蜘蛛侠不是刽子手,他是一个连罪犯都不会杀的人,他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侠”,一个仁义之侠,在漫画里是死侍的道德标杆,每次在死侍让他失望,他都更愿意相信死侍是个好人,是“还有救”的。抛开漫画,mcu里蜘蛛侠只是个15岁的孩子,再被秃鹰打得吐血的时候,还是使出自己的全力去救下罪犯,试问这样一个孩子,又怎么能一直不停砍掉死侍的头颅?
3埃迪在电影中和毒液的羁绊是有目共睹的,尽管说了“可以吃坏人”,作为一个那么有责任有担当的记者,在死侍这么一个复杂的,亦正亦邪的人面前他会直接说“他是坏人你可以吃他脑袋”这种话吗?
4毒液在电影里对埃迪的执着有多深我相信大家都能体会,那是一种“你是我的”的执念,就算埃迪约束他屠杀的天性,就算埃迪有很多小毛病,他都会回到埃迪身边,甚至不惜一切在爆炸中保护这个“怂包”人类。
先有角色再有cp,所以我说太太的那个漫画,是侮辱了四个角色。我甚至怀疑那位太太有没有看过这四个角色的电影,到底是怎样的曲解会去再创作成这样?

那又有人说了,不过是纸片人而已,至于吗?

至于。

我也追过真人偶像,无法陪在你身边的人说到底都是个精神力量而已,在这种意义上,偶像不也是“纸片人”?喜欢纸片人怎么还矮你一截了?在现实生活的艰辛中,是这些有血有肉的“纸片人”给了我力量,安抚我的心灵,告诉我即使生活再痛苦再糟心,还是要前行,在这种意义上,角色和偶像给我的力量是一样的。

斯坦李老爷子说:想象一下,你的一生都在做一件事情,然后你发现粉丝们都喜欢你所创造的,迫不及待想要和你分享自己是多么开心,并且由衷得感谢你所做的一切。我无法描述这种经历有多棒,令我多么地感激。
这也就是老爷子创造的“纸片人”的伟大之处。这样的精神力量,作为粉丝的我们又如何能忍受那种恶意的侮辱?

我说恶意还有一点,就是那位太太至今觉得这是个沙雕的玩笑而已,仍没有意识到大家生气的点在哪里,只知道守着自己的热度,挂着最近很热的毒液和毒埃的tag,假装无事发生。这才是最大的恶意。

我删掉了昨天那条lof,因为很多人因为好奇去找那位太太来看,下面就撕得更厉害,热度越吵越高,甚至超过毒埃tag上很多用心的作品,这是非常荒谬的,这不是做网红,越吵越好,这对于那些创作包含爱意的作品的太太来讲,是很痛心的一件事。希望大家看过就过了,以那位太太为警戒要求自己,对自己笔下二次创造的角色和读者负责。

还有人说太太创作不易,别把人家逼走了。创作是不易,我很清楚,尤其是开始工作以后,创作时间一再压缩,体力和精力都难以支持,可我仍然想要继续创作,因为这是我所喜爱的事情,在创作的过程中是痛苦却又幸福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也绝不想打折自己的作品,因为一旦发出来,这就不只是一个个人向的创作了,这是给读者看的,希望让大家喜欢的,引起共鸣的心血作品。所以别说什么不喜欢就关掉,读者是有资格评价作品的,更何况是在这个作品引起很大一部分读者极度不适,相当有问题的情况下,鞭笞有何不可?这是一个创作者必须具备的责任感,没有责任得过且过能做成什么?反之,如果你家太太是以这种态度创作,ta总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来伤害你们。这是必然的。

我从没有如此细致地讲过这种东西,毕竟创作是个很私人的事,我是没有任何立场去以自己的创作习惯去要求别人的,上面讲的也都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我单纯不能忍受别人侮辱我喜欢的角色,没得商量,没得原谅。

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带贱虫的tag了,这么好的一对cp不要因为这样的事就被轻易搅得乌烟瘴气,那位太太去了贱虫tag,咱们就单纯地从角色和事情的本身出发讨论比较好,毕竟这真的不只是cp的事。是我们热爱之物的事。

半个喙:

创作的底线在哪里?

这是我今天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有趣”这件事很微妙。某天,你看完电影回家,在小区门口发现几个孩子在兴高采烈地摔打一只流浪小狗。你赶紧上去阻止,那些孩子却不服气地向你大喊:关你什么事?你喜欢狗你去找其他喜欢狗的人玩啊!我们大家都觉得好玩,你非要跳出来说不好玩,我们去别的地方玩你还不让,你是想把我们逼死吗?人重要还是狗重要?你是不是有病?

例子举得不是很好,但很贴切我今天看到一些维护那篇漫画的言论时的感觉。

有些“有趣”,是不可以去触碰的。

作者真的拥有很大的权力,当我们在创作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们就是造物主。我们可以轻易地捏造一个世界,编造一段故事,用来“愚弄”读者。如果我把歧视写得很有趣,那它就是真的有趣——至少在这个世界是这样的。我有一万种方式可以让读者非常轻易地接受这点,比如用诙谐可爱的笔触去描写人物、把环境塑造得很自然、甚至让被歧视的人也乐在其中。可是那真的有趣吗。那是可以变得有趣的事吗。

对作者而言,你笔下的世界的样子和你的样子必然是有着联系的,作品的格局体现着作者的格局、作品的认知也体现着作者的认知。我们有责任去表达好的东西,因为创作这件事,它就应该发于真正有价值的情感。

所以我仍然坚持,任何从根源上冷漠、恶俗、令人不适的作品,就应该受到抨击。

在有人对内容表达出反对之前,那篇漫画下面有130多条评论,全都在哈哈哈。这才是最令我感到不适的地方——大家躲在着“玩梗”的纸面具后面,理直气壮地用对一个角色的折磨取乐,仅仅因为他是一个虚拟角色,他就可以不用被当作人看待。

这真的没有问题吗?我们不想要这个错误的、正在持续给人伤害的内容存在,是上纲上线无理取闹吗?

我写这篇杂谈,和我是不是角色厨、是不是cp粉都没有任何关系。虽然的确我是因为那篇漫画才感觉胸中郁郁不吐不快,但比起表达对那篇漫画的不满,我更多地是想以一个创作者的身份自警自省。

顺便,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人聚在那篇漫画下面吵架,而那位作者本人,看上去并不打算再理会任何与这篇漫画相关的纠纷了。

最后附一条微博图吧,虽然并不很贴切我这篇杂谈,但仍然是条创作者的箴言。

我们真的需要时刻记得,作为作者,我们不能做什么,又应该做到什么。

用金庸小说再叙漫威故事:

空气针:

·1


群雄既震于灭霸掌力之强,又见奇异博士应变无穷,术法精奇,忍不住也大声喝彩,都觉今日得见当世奇才各出全力相拚,确然大开眼界,不虚了此番泰坦星一行。


灭霸逃过了万术穿胸之险,定一定神,大拇指按出,使动“力量宝石”。出手大开大阖,气象宏伟,每一拳击出,都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奇异博士渐感难以抵挡。


灭霸拇指一屈,食指点出,又使出了“现实宝石”。现实宝石不及力量宝石宏大,轻灵迅速却远有过之。


小蜘蛛见灭霸的越出越神妙,既忌惮,又惶恐,蓦地里心中一酸,想起了钢铁侠。


“那日钢铁侠恼我,实因怕我来泰坦星后,抵敌不住灭霸。我若和奇异博士易地而处,确也难敌。如今群雄皆负重伤,他……他又待如何?”


随后小蜘蛛又见钢铁侠与灭霸拼命,想到钢铁侠平日里对自己的诸般好处,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啊啊而鸣,小蜘蛛再也忍耐不住,落下泪来。




·2


却说奇异博士落败,斯塔克仍不死心,将最后一部分战甲化作利刃,刺向灭霸。


灭霸道:“斯塔克,我听过你的名字,但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你也是勉强不来的。”


斯塔克道:“我偏要勉强。”




·3


瓦坎达,生死大战,此时虎视眈眈,环伺在侧的,又有千百名豪杰。斯蒂芙握着巴基之手,说道:“兄弟,你我生死与共,不枉了结义一场。胜也罢,败也罢,今日大家生死都在一起便是了。”




·4


蓦地里电光一闪,轰隆隆一声大响,一个霹雳从云堆里打了下来。泰坦星群雄虽兀自沉默,却同时察觉到有些诡秘的气息蔓延开来。


斯塔克看着小蜘蛛向自己走来,他伸手将小蜘蛛揽进怀中,心中一惊,耳中轰隆隆雷声不绝,大雨泼在他脸上身上,竟无半点知觉,只想:“怎地他变得这么轻了?”


便在此时,闪电又是一亮。彼得帕克只觉自己四肢百骸再无半点力气,他道:“先生,我不想死,对不起,斯塔克先生对不起……”


斯塔克已有所悟,不由得热泪盈眶,泪水跟着便直洒了下来。


泰坦星上,已经有人渐渐化作沙尘消弭一空,斯塔克听到彼得道:“斯塔克先生,我求你一件事,好吗?”


斯塔克道:“别说一件,百件千件我都允诺你。”


小蜘蛛道:“先生,别怪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就这一件事,你可依我?”


斯塔克强笑道:“等你身子大好了,自可常来看我。”小蜘蛛轻轻的道:“等我大好了……先生,我就和你到斯塔克工业实习、去打击犯罪,你说,波兹小姐也同意吗?”


斯塔克道:“她自然同意的,她一直都很欢喜你,怎会不允?”


斯塔克蓦地里觉得怀中的小蜘蛛身子一颤,脑袋垂了下来,一动也不动了,他的身子正点点化作沙尘,飞散半空之中。斯塔克大惊,大叫:“彼得,彼得。”


泰坦星上空空荡荡,已没人回应他了。




·5


两个老者在山巅拜别,其中一人说道:“今番人间游戏,豪兴不浅。”


另一人接道:“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把酒言欢。”


他们又回过头来,俯视群山脚下的众生道:“就此别过。”


天风浪浪,吹动着他们花白的头发,人间的众生抬头仰望,只见到两个老者缓缓步入云端,再也见不到了。




完。


几段戏言,来自两个梦幻般的世界。








via.房昊日天

永远的漫威之父

野弥绿子:

天堂静悄悄。




老爷子拿着刻着“斯坦李”的铭牌兀自往前走。




“怎么天堂这么空荡荡的,看来这世界上好人还是有点少。”

老爷子四处瞧了瞧,咂了咂舌,摇了摇头嘟囔着:“那还得我这个老头子去给上帝讲故事。”




“走慢些,我们要跟不上你了!”

突然有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停下脚步,转身去看。




“Hey!Tony•Stark!”

“你不好好保护地球你来这里干什么?!”

老爷子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的,佯怒着瞪大了眼睛。

但他其实很开心。




“今天地球打烊了,地球不需要超级英雄,地球需要哀悼。”




“嘿,等等!等等!”

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Peter!

他手里拿着白色的花环,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看着老爷子,眼里闪着泪光。




“哦人们可不想知道他们的大英雄,蜘蛛侠竟然是个喜欢哭鼻子的小孩子。”

老爷子笑着打趣他,一边努力克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Petet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去为他戴上花环,然后紧紧的拥抱他,在他怀里低声呜咽:“我们舍不得你……”

老爷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拿下头上的花环嫌弃的看了一眼,然后又郑重的戴上。

“孩子,分别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你长大了,就该面对分离。”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你……”




你这么好,这么好这么好!

为什么偏偏是你……




“好啦,我该走了。”

老爷子最后揽紧了Peter的肩膀,安慰性的拍了拍,然后轻轻的推开他。




“再等等吧,还有好多人在后面。”




是的,他看到了,他看到了Reed,Susan,Johnny,Ben,还有Erik,Charles……

他看到了很多人,

他看到了他的孩子们。




天堂也变得热闹了。

所有人都在表达他们的不舍,表达他们的爱与思念。

老爷子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安静些,我的孩子们!”

“别把上帝吵醒了把你们都赶出去!”




“我的孩子们,你们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给予了你们不同的身份,你们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富商,有的是神。”

“到你们共同不变的,是你们对这世界的爱。”

“你们都是正义的象征。”

“我创造了你们,是因为我爱着这个世界,我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所以我想,这个世界需要你们。”

“这个世界需要信仰,需要正义。”

“这个世界需要超级英雄。”

“于是你们诞生了。”




“我的离开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因为你们还在,我的孩子们。”

“因为你们还在,所以人们依旧热爱,依旧满怀期待。”

“这就足够了。”




“回去吧,我的孩子们,不要再悲伤了。”

“你们的故事还很长。”




他这样说着,面前的身影一个个淡了淡了,最后都消失不见了。




天堂又静悄悄了。




老爷子转过身哼着小调继续往前走了。




走着走着,一滴混浊的泪滴从垂老的脸颊滑过,他喃喃道:“你们的故事还很长,那也再与我无关了……”




“可是我啊,还有很多故事想讲呀……”




(真的是难受了一个上午了,好几次想哭因为上课一直忍着,我不懂上帝到底是怎么了,这么这么好的人我真的舍不得啊(இдஇ; )再见了,永远了斯坦李。我其实不想说再见的,因为明明知道见不到了,再见这两个字就承载了太多不该有的期待。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那个超级可爱活泼超级酷的老爷子,他一直活在我心里!)



EDDDGGGYY:

在推上看到一句很好的话。
@rahuliam1:
#StanLee You are not dead... You just went to your real Marvel(ous) world to live there as their true creator. May you RIP.
他没死,他只是去了真正的漫威世界,作为那个世界的伟大创造者重新开始了生活。

RIP.

我算是个实打实的MAR粉,这大概是我今年最难接受的一则消息了。
两天前才去看过老爷子客串过的毒液,还和我妈咪饶有兴致的谈起他,说他几乎客串过所有漫威相关的电影。昨天又恰巧在b站看到了老爷子,这个伟大的创作者的故事。
复联4应该是最后一面了,他为我们坚持到95岁已经很钦佩了,寿终正寝应该是好的结局。

嘉炜1994:

“You should do it for yourself. “

“…I’m not the only person in the world like me. “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

一颗予:

听说老爷子提前录好了五部MCU电影的彩蛋,每一部电影里都有他的影子,只要他在,他一定会来,这是全世界都心照不宣的秘密彩蛋。我们眼里的英雄开天辟地拯救世界,他生活在邻家,散着步,遛着狗,死侍与女友分分合合,铁人一个人留在西伯利亚的冰原,他的孩子失去一切的时候,是他永远陪伴在主角身边。


只要他在,孩子们就不会孤单。


他是这世界上最不吝陪伴的父亲。 



白定城:

前天和朋友去看毒液的时候,还在老爷子出来时高兴地和她说:这个人就是漫威之父!影院里此起彼伏的笑声,都再说斯坦李,看斯坦李。




那个时候多开心,觉得他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们。




R.I.P

【斯哈】穿越HP做助攻·140

小天狼星含冤入狱十二年的事在巫师界引起了很大一番震动。魏晴在审判结束后的几天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学校里的动物们有模有样的捧着个报纸,对魔法部这个几十年难得一次的冤案议论纷纷。

偶尔有一些不关心这些新闻时事的小动物好奇的向同学问起,还会收到同学一个“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你怎么不知道”的眼神,让问起这件事的同学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落伍了一样。

魏晴看着那些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小动物,捧着一份芝士炸虾三明治边啃边想:总觉得……

他是不是有些用力过猛了?= =

他似乎……莫名其妙的把小天狼星的冤案变成了一种潮流了?_(:з」∠)_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了解当年真相的人越来越多,看向哈利的同情、怜悯等等奇怪的眼神跟着多了起来,让哪怕是从进巫师界就一直是视线焦点的哈利,也对这种视线大感吃不消。

虽说开始的时候哈利的确很感谢同学们对他的关心。

但是能不能别在他上厕所/上课/做作业/魁地奇训练/吃饭等各种时候也用这么关心的看着他啊?

专心学习/训练啊你们!

给他一点私人空间啊!QAQ

于是,魏晴当初交给他的忽略咒再一次派上用场。

哈利·波特突然变得神出鬼没起来,经常一下课也不见人影,平时也不见他在公共休息室,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天变形课下课后,哈利一马当先,连小伙伴都来不及等了就冲出了教室。等同学们跟出去一看,哈利早就已经给自己一个忽略咒逃之夭夭了。

其实,要不是害怕教授点名说自己旷课,哈利连上课都想要给自己一打忽略咒了。_(:_」∠)_

像麦格教授、斯内普教授的课上还好,这两个教授一个赛一个的严肃,也没有学生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

但是像宾斯教授、斯普劳特教授这样相对温和的教授课堂上,他们那眼睛就像是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一样,哪怕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也还是有些人一直关注着自己的举动。

那眼神。

就好像自己脆弱的小心灵下一秒就会崩溃然后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似的。:)

都怪那个丽塔·基斯特!

哈利一边愤愤的想着来到八楼的有求必应室,想象着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样子来回走了三遍,然后打开门扑到里面金红色的宽大沙发上,放松自己让自己完全陷进柔软的垫子里。

门在他身后自动合上,哈利将头埋在绵软的靠枕里郁闷的叹了口气。

原本同学们哪怕在讨论小天狼星的时候知道了他是自己教父的事,也不会这样过分关注自己才对,通常来说过个三五天热度就能降下去了。

而且就算过了三五天这个话题还是居高不下,主角又不是一个叫哈利·波特脑门有道疤的男孩,哈利也不应该会这么引人关注。

引人注目到让洛哈特嫉妒的那种。_(:з」∠)_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丽塔·基斯特的记者。

在审判结束第二天,早餐的时候突然有一份信差点落进了哈利的奶油蘑菇浓汤里。信的署名是“丽塔·基斯特”,上面还有个预言家日报的火漆印。

撕开一看,小小一封信,里面的信纸展开之后满满一大张全都写得密密麻麻的,看得旁边的罗恩差点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里面的书面内容很正常很礼貌很客气,但是实际上总结起来说的无非就是:

“你做好准备了哈!”

“我现在过来采访你了哈!”

“这封信,只是通知你待会儿我要来采访你而已。”

“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然后中午他刚吃完饭,果然就有一个穿着花花绿绿奇装异服、带着奇怪眼镜的女巫突然出现,细长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像某种魔法生物的爪子一样,一把就将他从小伙伴的包围中拉了出来。

见赫敏和罗恩似乎想要跟进去,又装模作样的用一大堆理由将他们拦在了外贸,之后就揪着哈利钻进了旁边小小的储物间,“啪”的一声把门关上。然后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她的手提包包里干脆利落的拿出了她的装备就开始问话。

至于哈利身上的忽略咒。

丽塔表示:呵呵。:)

她可是个专业的记者。:)

区区一个忽略咒。

很厉害吗?

你以为她的眼镜真的只是为了好看的吗?

于是在丽塔的狂轰滥炸式的问题风暴下,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的哈利仿佛是秋风中的落叶一样,只得无助的瑟瑟发抖。

丽塔一大轮问题问下来让他的脑袋晕晕乎乎的,要不是魏晴和赫敏见势不妙,赶紧“无意中”把预言家日报的金牌记者在霍格沃茨的事告诉了洛哈特,把这个“人气巫师”给引了过来,趁着他去缠着丽塔·基斯特的时候把哈利带走,哈利只怕是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胖次都要被这个女人问出来了。_(:_」∠)_

哈利:嘤嘤嘤!QAQ

可啪!

在小伙伴们的掩护下,等丽塔拜托洛哈特的纠缠之后,哈利已经跑远了。这次的采访莫名其妙的就这样不了了之。

不过虽然采访被打断,但是丽塔·基斯特是什么人?

她可是玩得一手煽动人心、无中生有、颠倒是非的优秀记者呢。:)

于是,丽塔拿着那没有完成的采访稿回去之后,立刻对比着目前有了的信息,在目前已有信息的基础上“稍作修改”。

比如这里用一些夸张手法啊、这里再把哈利的情绪说得激动一点啊、那一段再加油添醋些东西啊什么的。一时间,丽塔的书房里只能听到她那根羽毛笔“唰唰唰”的声音,很快,一篇标题为《错失了十二年的父子:小天狼星和救世主》的文章寄到了预言家日报的编辑部。

这篇文章标题十分引燃注目,两个主角一个是活下来的男孩,一个又是最近的热门话题主人公,都是有名的风云人物,一下子就把读者们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由于小天狼星目前在静养,不适合接受采访,所以丽塔这篇文章主要是围绕着哈利的视角写的。

在丽塔的笔下,哈利简直就成了一个没人疼、没人爱,极度渴望父爱却只能羡慕看着其他父子的小可怜。

什么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哈利说道他和羡慕他朋友有父母疼爱时红着眼睛的样子啦、哈利不好意思的说他笑的时候还曾经偷偷的画过自己父母的画像啦、还有哈利被问到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个教父是什么心情时情绪激动都忍不住哭起来啦……

那些所谓的真实采访说得煞有其事,就好像是这就是采访的真实内容一样,一下子就把看到这篇文章的大部分女巫的母爱激发了出来,纷纷表示要去给可怜的救世主送温暖。

甚至就连赫敏都在看了丽塔这篇文章后都忍不住红了眼睛,转身就给了自己好友一个结实的拥抱。

那力度。

差点没让哈利窒息。_(:_」∠)_

他当时真的没有这么回答那个丽塔·基斯特啊!

不对,当时丽塔有问这样的问题吗?

算了着不重要,当时那一堆堆的问题砸过来他哪有时间“红了眼眶”“哭泣得不能自己”啊?!

辣鸡记者,胡编乱造!

嗨呀,好气哦!(╯‵□′)╯︵┻━┻

【趁着我现在还没这么忙诈个尸】

【更新攒RP,保佑我这个星期不会累死[手动再见jpg]】

【斯哈】穿越HP做助攻·139

彼得开庭的那天,小天狼星作为当事人之一,也是要出庭的。

事实上,在福吉见到彼得当天,福吉就已经回去把小天狼星从阿兹卡班里带回来调养了。

但是小天狼星这些年在阿兹卡班受到的折磨哪是那么容易就能调理好的?

要知道,阿兹卡班给巫师带来的伤害不但是在身体上的,而小天狼星不但还要抵挡提防摄魂怪的巡查,精神还日日夜夜都承受着愧疚的折磨。

小天狼星的身体状况,可以说是亏空透支到了极点。

于是,在开庭当天,小天狼星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那些曾经和他接触过的巫师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呼,有几个感性的女巫大约曾经是小天狼星的爱慕者,更是捂住了嘴双眼通红,液体在她们漂亮的眼睛里打转。

此时的小天狼星和当年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判若两人。

当年小天狼星有着出色的外貌和强大的魔力,可以说是不少女性巫师的梦中情人。英俊的面容、风趣的谈吐、还有那不是流露出来的贵族气质。这让他哪怕是没有了布莱克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也依旧有不少少女对他芳心暗许。

但是现在:曾经漂亮的黑色卷发变成了毛躁干涸的枯草,整个人瘦到几乎脱形,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骷髅,面容苍白敲错糟糕到极点,那双以前肆意散发着桀骜不驯的眼睛里面也没有了昔日明亮的光芒,那里面散发出来的疯狂配上小天狼星偶尔有些神经质的举动,让小天狼星看上去就是一个疯子,他当年意气风发的风采早已经在阿兹卡班漫长的折磨中消耗殆尽。

但是这一次的开庭却并没有顺利进行。

小天狼星麻木的被人带到原告席时,原本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在他看到被告席上,手上带着特质手铐的小矮星彼得时,小天狼星突然就变成了一只暴怒的凶兽。

他怒吼着,不顾那些上前来阻拦他的敖罗,想要朝不远处的彼得冲过去。那狰狞的样子,仿佛就算没有魔杖,他也要用自己枯爪般的手、用自己的牙从彼得身上撕下一块肉。

“彼得!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这个叛徒!!”

“叛徒!!!”

小天狼星此时的样子狰狞可怕,但这个身体到底还是太虚弱了,激动的情绪加上突然的爆发,很快让他的身体不堪重负,不甘的倒了下来。

现场一片混乱,其中一个当事人过度虚弱失去了意识,这庭是没法开下去了。魔法部也只能暂时终止这次开庭,把小天狼星送到圣芒戈调养。

不过从小天狼星的这番表现来看,一些脑子灵光的巫师都隐隐察觉当年的事似乎另有隐情。

如果不是彼得,他为什么要废那个功夫假死这么多年?

但是如果叛徒不是小天狼星,小天狼星又为什么甘愿在阿兹卡班呆这么多年?

这时,魏晴掐着时间匿名给丽塔·基斯特寄过去了一封信。

信里他把自己说成是一个喜欢丽塔文章的推理爱好者,今天有幸参与了今天的开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然后把“推理”出来的事件真相经过娓娓道来。

至于瓢虫标本的事,魏晴暂时还没有拿出来。他相信以丽塔那种喜欢博人眼球的性格肯定能看得出来这件事具有极高的新闻价值。

至于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对来说丽塔都无所谓。她那性格也不会去花那个功夫去调查证实。

HP中许多跑龙套,这个无所不用其极的记者魏晴可谓是印象深刻。魏晴知道,像她这样没有底线的记者,只要是好的新闻素材,对她来说是真是假并没有区别。

这个杀手锏还是等到必须的时候再用吧。:)

也许她现在就已经在奋笔疾书了呢。

果然,第二天,丽塔·基斯特就用她极富有煽动力的文笔在预言家日报上将当年的事情半真半假的公之于众。

这篇文章并没有写她收到匿名信的事,而是以她亲身去采访了劫道四人组的同学作为开头。

然后再通过这些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同学提供的信息和昨天法庭上的见闻,将魏晴匿名寄给他的“推理”半真半假的再“推理”了一边。

除了魏晴在信里写的事实以外,丽塔还为小天狼星加了一些悲情英雄的元素,并附上了当年小天狼星的照片和现在的样子作为对比。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文字的煽动里有的时候是很强的,于是就在当天,魔法部就被红色的吼叫信淹没了。

当天霍格沃茨,那些订购了预言家日报的学生们也拿到了今天的报纸。丽塔在文章中有提到过小天狼星是救世主教父的身份,于是便有不少同学纷纷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哈利。

哈利沉默不语,只是死死地盯着报纸上小天狼星当年爽朗的笑容和现在疯狂憔悴的面容。

魏晴和赫敏罗恩对视了一下,默默的站在了哈利身旁,陪伴着自己的小伙伴,为他挡住外界的那些目光。

教师席上,斯内普也看到了今天的报纸。在心里对小天狼星现在这副鬼样子感到爽快之余,心里深处还有一些不是滋味。

斯内普转头看向餐厅。

这么多年过去,霍格沃茨的设施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当年熟悉的人,有些不在了,有些也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样子了。而他则是从当年斯莱特林不受人喜欢的小蝙蝠变成了学生们避之不及的老蝙蝠。

物是人非。

大约这些源源不断寄过来的吼叫信把魔法部折腾得够呛,第二次开庭很快开始了。

由于圣芒戈再三强调小天狼星极为虚弱,要好好调养不能够再受到刺激,所以这一次小天狼星并没有出席。而是另一个身材瘦小双眼明亮的巫师取代了他的位置。

这个巫师是凤凰社的成员之一,父亲是麻瓜界的一个律师,是邓不利多特地找来为小天狼星辩护的 。

这一次魔法部正常开庭。

这个巫师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丝毫不打算给彼得为自己诡辩的机会,直接就上前把彼得手臂上的袖子撸了上去,把他手臂上的黑魔标记暴/露在众人面前。

尽管黑魔王已经消失很久了,但是巫师界的人们可以说对这个标志依旧是记忆如新。裁判团那边连连发出惊恐的低呼声。

随后,邓不利多请来为小天狼星辩护的巫师要求使用吐真剂。

法官同意了。

两个敖罗走上前来,一个压着彼得不让他乱动,一个捏着他的嘴巴吐真剂给他灌了下去。

在吐真剂的药力下,尽管彼得拼命的想要闭上嘴巴,但还是不能自己的把当年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对当年背叛凤凰社加入食死徒、泄露波特夫妇行踪、杀死十二名麻瓜等罪名供认不讳。

至此,这个十二年前的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